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夹 中华江氏网(www.jiang999.com),欢迎您的到来!  
首 页 江氏动态 江氏渊源 江氏宗亲 图片资料 宗亲留言 繁体中文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华江氏网 >> 江氏渊源 >> 江氏名人 >> 正文
  无产阶级革命者 江鲜云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无产阶级革命者 江鲜云
作者:江海    信息来源:中华江氏网|jiang999.com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7-19    
插入广告JS代码

无产阶级革命者 江鲜云

江鲜云与邓颖超  

从军委训练班结下的友情

  江鲜云这个名字,也许不为世人所知,但她与邓颖超的交情则可以追述到本世纪20年代。这 要从中央军委举办的军事干部训练班说起。

  这个班是在南昌起义失败之后,于1929年夏开办的,由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直接领导,由江 鲜云的丈夫彭干臣主持具体工作。地址在上海爱文义路(今北京西路)和麦特赫司脱路(今泰 兴路)两路交叉后侧的一幢三层楼花园洋房里。彭干臣在南昌起义中担任我军第一任公安局 长,起义失败后潜回上海,以武汉驻沪“蜜蜂经理处”经理的身份出现,江鲜云作家庭主妇 ,以掩护训练班。由周恩来、李立三、项英等中央领导人任教员,讲授革命形势和任务、武 装斗争等内容。每期30多人,时间三个月左右。共办了三期。学员由苏区、白区的地方军委 选送干部参加。许光达、王首道、伍云甫、黄火青、蔡申熙等同志都在这里接受过培训。训 练班的安全、保密措施非常严密。那幢三层楼洋房大体是这样安排的:底楼,前客厅是“经 理”办公室,摆设在当时算是华丽的,很像洽谈生意的地方。周恩来、项英等我党的有关同 志来这里时,都是化装成商人模样,先进入该厅;后客厅同厨房相连,是训练班学员吃饭的 地方,炊事员也是我党的保卫人员,厨房的后门由他把守。二楼,前间就是彭干臣夫妇的卧 室,卧室前面有阳台,站在阳台上,能清楚地看到大门外的来往行人,江鲜云常以给婴儿晒 尿布或抱着女儿玩耍为由,活动在阳台上,担任了望,看守大门。凡是我党同志进大门,都 按规定的暗号按电铃。后间是学员上课的地方,这里的窗帘一直是挂好的。三楼是学员睡觉 的地方。

  周恩来到这里时,一般都由邓颖超陪同。周恩来上楼讲课,邓颖超留在底楼的耳房里,跟江 鲜云说话,给楼上的同志警卫、放哨。多少年过去了,江鲜云对经常在一起的周恩来、邓颖 超仍然印象深刻。那时的邓颖超,年轻、端庄、娴静。每次陪周恩来来时,常坐一辆黑色小 轿车,身上穿的是一件质地上乘,做工考究但颜色素雅、十分合体的月白色旗袍,显得很有 身份又不过分华贵。有很高文化素养的邓颖超,同九岁当童工的江鲜云很谈得来。她们在一 起什么都谈,包括谈对各自丈夫的看法,有时谈得忍不住掩嘴窃笑。而彭干臣是黄埔一期的 共产党学员,从周恩来到黄埔军校任政治部主任起,就直接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工作,以后是 八一南昌起义,一直到现在的训练班。当时的白色恐怖严重,接送学员慎之又慎,一般都在 晚上,坐黄包车,车夫也是我党保卫人员。彭干臣每次从事都小心谨慎,从未出过差错,所 以有一次周恩来称赞彭干臣是“出色的将才经理”。江鲜云就是在第二期训练班期间加入共 产党的,介绍人是蔡申熙和他妻子。训练班到1930年5月周恩来去莫斯科后停办,江鲜云随 彭干臣受党委派,到东北、华北从事党的秘密工作,这期间,中央出了顾顺章、白鑫等叛徒 ,党组织遭受了极大破坏。中央撤离上海迁往苏区前,周恩来曾征求彭干臣去向的意见。周 恩来当时希望彭去鄂豫皖苏区任红二十五军军长,彭干臣却认为,那儿是他的家乡,由于中 国人的传统观念,难以避开封建宗族裙带关系的干扰,不利于革命工作,他希望到别的地方 去任职。

  彭干臣走了一年多,没有任何消息。江鲜云常常坐在那里发呆,只有那支彭干臣留下的钢笔 不离身,白天带在身上,晚上睡觉时,压在枕下,寄托自己的思念之情。她担心彭干臣凶多 吉少。1933年秋天,她终于得到彭干臣的一封来信,一看邮戳是江西上饶。江鲜云仔仔细细 地将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信中许多话都是暗语,要费心思才能猜出个大概。彭干臣在信中说 他“生活艰苦,生意做得不错”,叫母亲放心,并嘱母亲,无论出现何种情况,都要把两个 孩子抚养成人。这是彭干臣离沪后唯一的一封来信,此后杳无音讯。

  事后知道,彭干臣于1935年牺牲在赣东北地区。

邓颖超把彭伟光当作自己的儿子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彭干臣的儿子彭伟光对父亲的思念和种种疑惑越来越重。趁着假期,他从 上海去看望留在山东分局工作的母亲,问起父亲的情况。母亲告诉他:最了解你父亲的应该 是周总理和邓颖超。她讲起周恩来在上海举办干部训练班的情形。然而当彭伟光提出要去见 当时的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时,江鲜云不免有些顾虑:“周恩来做为一个大国的总理,他这样 忙, 能有1时间和你交谈吗?再说,已经20多年了,周恩来接触的人成千上万,他是否还记得一个 彭干臣呢?”

    “周恩来伯伯忙,我先不打扰他,我可以先跟邓妈妈联系嘛!”到底彭伟光的血管里流淌着 彭干臣的血液,他的那股倔劲和说干就干、义无反顾的脾气简直与老彭同出一辙,母亲知道 劝不住他,对他的打算也没抱多少成功的希望。

  彭伟光一回上海就给邓颖超写信,并在信里附上自己的一张照片。信发出去了,他的心里从 此便多了一份惦念:信能寄到中南海吗?邓妈妈会回信吗?她还会记起我吗?

  两个月过得像两年。

  他终于接到一份来自北京、来自中南海的信函。拆信时他的手都有些颤抖。信中写道:

  伟光同志:

  接到你的来信和照片,很高兴。你的父亲彭干臣同志和我很熟,但他牺牲的详细情形我不清 楚。大概陈赓同志知道他较多,待他来京开会的时候,我再帮你打听,匆此复你,为了继承 父亲的事业希望你用努力工作来纪念你的爸爸。

  祝进步!

  邓颖超 (1953年)3月20日

  热心又细心的邓颖超不但自己回了信,而且还将信转给了在哈尔滨任军事工程学院院长的陈 赓将军。

  1956年暑假,陈赓大将邀请他去京作客。24岁的彭伟光踏上京沪快车。尽管车窗外的自然美 境不时吸引着他,然而一想到就要见到人人敬爱的周总理和邓妈妈,心情便难以平静,壮丽 的山河对他也失去了诱惑力。一下火车,他便直奔西城的灵境胡同,找到陈赓大将的家。50 出头的陈赓身体略胖,戴着一副近视眼镜,懦雅中透出一股英武之气。他见了伟光很高兴, 一下就看出了伟光的心思,不及多谈,就抓起桌上直通中央的红电话机,找邓颖超通话:“ 小超吗?今天我给你送一件礼物去,收不收啊?”

  除了周恩来,直呼邓颖超为“小超”的人极少,陈赓便是一个。她也一下听出是陈赓,也深 知他一生豪爽,开惯玩笑,便在电话里笑着说:“你给我的礼物我还能不要?你给我送什么 礼物啊?”

  “彭干臣的儿子来了,现在在我家里,他想见他的邓妈妈。”陈赓抬高了声音说。

  电话的声音很大,连坐在一旁的彭伟光也听见邓颖超的声音:“叫他快来,快把他送来吧! ”

  “走,我送你到中南海。”陈赓放下电话,叫上彭伟光,坐进他的吉斯牌轿车,驶向中南海 。彭伟光好奇又有些紧张地注视着车窗上。下了车,由一个军官将他领到西花厅周总理家。 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,四周静极了。这倒使彭伟光局促不安起来,心中突突乱跳,连自己都 听得见。不一会儿,他就听见有人进来,并高声呼唤:“是不是我们的伟光来了?”

  彭伟光听见招呼,肯定站在面前的就是邓颖超,立刻站了起来,迎上前去,喃喃说道:“妈 妈,是我。”

  邓颖超含笑说道:“哦?我们终究见到了自己的孩子!”

  这声音是那样温暖,这容颜是那样慈爱,对于多年失去父爱又缺少母爱的彭伟光来说,像有 一股电流充盈着全身,脸都不免有点红起来了。这时,听见动静的周恩来也走进客厅,他握 住彭伟光的手,摇动着,同时用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从头到脚地打量着彭伟光。过了一 会,才肯定地说:“是的,他是彭干臣的儿子。”他对邓颖超说:“你看,他的模样、腔调 和动作都像他爸爸。”

  邓颖超点头同意。周恩来又握住彭伟光的手,说:“我还有事情,让邓妈妈陪着你。”

  周恩来步履轻盈,像突然出现一样,身影又很快消失了。彭伟光悄声问邓颖超:“我从未和 爸爸生活在一起,怎么周伯伯说我的动作也像爸爸吗?”

  邓颖超笑了:“傻孩子,这就叫遗传呀!”

  这天下午,邓颖超问彭伟光:“你第一次到北京,到妈妈的身边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。 ”见彭伟光不说话,又问:“你想吃什么?”

  此时,彭伟光刚刚踏进中南海的紧张情绪早已云消雾散,邓妈妈所营造的温馨的家庭气氛扑 面而来。彭伟光随口答  道:“北京什么好吃,就吃什么。”

  邓颖超说:“北京好吃的就是烤鸭了。”当即叫人定了烤鸭。

  这天晚上,定的烤鸭送来了。伟光后来发现,总理家平时只是两菜一汤,有客人来时才增加 两个菜。今天专门定了烤鸭,算得上是招待贵宾了。摆好了菜,邓颖超将筷子递给伟光,忽 然又觉得少了什么。她问伟光:“你希望伯伯和你一块吃饭吗?”

  彭伟光连想都没想:“当然希望嘛。”

  邓颖超就在一旁打电话:“恩来,你今晚有空吗?你是不是回来一趟,孩子第一次来,你总 得陪娃娃吃一顿饭才好呢。”彭伟光听不见电话里说什么,从邓妈妈的表情看,周伯伯一定 是答应了。

  举箸之际,周恩来风尘仆仆赶回来了。他一坐下,就关切地问伟光:“你会吃烤鸭吗?”

  彭伟光摇了摇头。于是,周恩来就拿起一块荷叶饼,卷上鸭肉、面酱,给伟光做示范,并告 诉他,吃烤鸭为什么要夹大葱。吃完饭,周恩来有事,便匆匆乘车走了。邓颖超仍留下来陪 伟光:“今天晚上我的时间全部属于你的,我们到中南海去划船好吗?”彭伟光喜悦地点点 头。

邓颖超越是热情,江鲜云越不愿打扰

  1961年3月16日,陈赓大将在上海病逝,彭伟光和姐姐伟生作为陈赓亲友的侄子,自始至终 参加了陈赓的葬礼仪式。在休息厅里,姐弟俩见到了赶来的邓妈妈,她是代表周恩来来和这 位一生英雄的亲密战友告别,并参加追悼大会的。邓颖超看到伟生和伟光,问了几句家常, 又认真地问:“你妈妈近来怎么样了?”

  他俩回答:“挺好的,身体也算硬朗。”

  邓颖超有些埋怨地说:“多次给她捎信,让她到北京来玩玩,她怎么一直没有来啊?”她转 向彭伟光:“是不是你没把信捎到?”

  “邓妈妈,信是捎到了,我妈妈工作忙。”彭伟光找了一个理由说。

  邓颖超嘱咐他:“哦,等她到北京时,你一定告诉我一声。”

  其实伟光隐瞒了一个事实。这几年,母亲没少从山东淄博来北京外贸学院看他;他也没少向 母亲转达邓妈妈的邀请。可母亲考虑到周恩来和邓颖超担负着国家重要职务,自己还是不要 去干扰为好。

  可邓颖超流露的念旧之情却是真真切切,临分手时,她还对姐弟俩说:“解放10多年了,你 妈妈怎么不来找我们?让她到北京来吧,你就告诉她,我和总理都很想念她。”姐弟俩频频 点头。

  1963年新年之际,母亲江鲜云照例来北京看儿子。彭伟光从北京站将母亲接到学院,想到邓 颖超的嘱咐,悄悄写了封信,告诉邓妈妈,母亲已经到北京了。他心想,反正自己尽到责任 ,至于邓妈妈能否与母亲见面,他心里也没底。所以,新年那天,天气也晴好,他就陪母亲 去天坛公园游览去了。当他们回到学院时,一个同学急匆匆地来告诉彭伟光:邓颖超来找你 们,你们不在。江鲜云为之一惊,问伟光:“你邓妈妈怎么知道我到北京了?”

  “是我写信告诉她的。可没想到她这样快就来了。”

  母亲有些嗔怪儿子:“她太忙了,你怎么好麻烦她呢?”

  伟光说:“邓妈妈跟我说过几次了,你到北京要告诉她,我不能骗她呀。”

  原来邓颖超在接到信的第二天,就驱车来到西郊外贸学院,登门看望江鲜云,准备请她到中 南海作客。可到了学院门口,却被传达室的同志拦住了,硬是要看证件。邓颖超没有带证件 的习惯,而身边只有开车的司机。两人只好打道回府。临走时,邓颖超在车里写了一张便条 :

  伟光:我来看你妈妈,哪知你和你妈妈都出去了,真是不巧。等有机会我再来。因为你妈妈 进城路远不方便,还是我来看她为好。即祝你和妈妈好!

  邓妈妈留 2月17日上午11时半

  邓颖超让司机将纸条留在传达室,驱车回去了。

  江鲜云母子俩看着字条,很是惋惜。彭伟光又给邓颖超写了信,说明情况。过了几天,一辆吉姆车开到外贸学院楼下,司机送上来一张字 条,还是邓颖超写的:

  伟光:我原拟去看你的妈妈,但因有事不能去了。另昨晚收到你的信,提到你和妈妈原定今 天游中山公园的,我不愿打破你们的计划,也不愿丧约,所以现在着车来接你和妈妈,你们 可先进城逛公园或其他地方,到12点半到我处吃便饭,这不就可以把彼此的愿望兼顾了吗? 

  邓妈妈,2、24、上午

  邓颖超还在前面加了一句:“车子随着你们逛完,乘到我处来。北海团城福建展览也很好。 ”邓颖超想得极为周到。

  中午时分,轿车将游览过后的伟光母子送到中南海西花厅。邓颖超亲自出迎,将他俩请进客 厅。想起邓颖超几次三番地邀请,江鲜云很是不安:“我是一个普通干部,应该来拜访你和 总理才对,但一直怕打扰你们,影响你们工作。前几天你又冒着寒风登门拜访我实在不敢当 。”

  邓颖超拉着她的手说:“你不要这样说。江大姐,我们都是同时代的人,都是20年代在上海 共事过的人,我听伟光说,解放后你一直在基层工作,你从不谈论过去的功劳,从不向组织 伸手,这很不容易啊。我因为有汽车比你方便,应该我来看望你,再说你是客人,我是主人 嘛。”

  说这话时,彭伟光看见母亲的脸色红了起来,颤微微地抖了一下,眼角挂着泪珠。

  这时,工作了一夜,刚刚起床的周恩来,闻讯立即来到客厅会见江鲜云。

  江鲜云激动地握住周恩来的手,互相问候起来。虽然周恩来风采依旧,仍像当年一样眼睛闪 烁有神,谈论什么话题都兴致勃勃,但毕竟30年过去,周恩来也已是60开外的老人了。他比 过去也忙多了,谈了一会功夫,秘书就进进出出地请示工作。但这并没妨碍他与江鲜云亲切 地交谈。他询问着:“鲜云同志,我们大概有37年没有见面了吧?时间过得很快,我们老了 ,孩子们长大了。”他温情地看看坐在母亲身边的彭伟光。

  江鲜云感触万端地点了点头。她知道,周恩来、邓颖超一直把伟光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, 甚至在伟光报考什么大学时,据说周总理和陈赓还有过一番争执。陈赓想让伟光继承父业, 到自己创办的哈军工学军工。但周总理和邓大姐认为,全国解放后,外交方面更需要我们自 己培养的人才……由儿子想到他的父亲彭干臣,想到当年提着脑袋干革命的年月,江鲜云说 :“我看电影《赵一曼》时,当时真替她担心,可想想我们那时的斗争环境,也是很艰苦的 啊!那里到处都是特务、密探……”

  彭伟光真希望母亲顺着这样的思路,多谈以往,以便让总理即兴谈起父亲。然而总理的思路 却丝毫不受他人影响,他笑了一下,轻轻一挥手,像是驱走了历史云烟,只是说:“和敌人 斗争是很艰苦的,可我们是共产党人,共产党人的信仰很崇高,意志很坚定,就什么都不怕 。”

  江鲜云问周恩来:“总理,邓大姐身体好,水平又高,你为什么不让她到政府里担任一项工 作呢?”

  周恩来喝了口茶,笑笑说:“这个问题,过去也有人向我提过。建国初期,党内外人士也曾 这样提过。甚至还有人劝导过我,但是我不能这么做。我是政府总理,如果小超再担任政府 的一个部长,那么,我这个总理和她那个部长就分不清了。人家就会把她那个部长的话当成 是我这个总理的话,把她做的事当做是我支持的。这样,家庭关系、夫妻关系、政治关系、 政府关系,就都混到一起去了。这就不利于我们党的事业,不利于我们的工作。”他放下茶 杯,颇为深沉地说了一句结论性的话:“只要我当一天总理,小超就不能到政府里任职。” 说完,他的目光扫过邓颖超,邓颖超随之点了点头。

  说话间,到了午饭时间,邓颖超请江鲜云母子俩到旁边的小餐厅吃饭。她指着桌上的豌豆烧 团子说:“这个菜是总理特地点出来做给你吃的。是他到柬埔寨访问回国路运云南时,那里 的同志做给他吃的,他觉得物美价廉,你们南方人一定爱吃。”

  听邓颖超请江鲜云吃桔子,她刚从果盘里拿出一个桔瓣,周恩来说:“这个不好,吃这个。 ”说着,拿起另一个大桔瓣递给江鲜云。她看到周总理的确太忙了,就在吃饭时间,秘书就 进来五六次,请他批阅文件。所以,稍事休息,江鲜云就要告辞。临走,周恩来仍然热情地 招呼她:“鲜云同志,明年国庆节是15年大庆,请你那时来北京,我们欢迎您!”

  然而,风云突变,两年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狂飙突起,9岁当烟厂童工,一生追随革命的江 鲜云毫无例外地受到冲击,去看伟光被学院的“造反派”驱赶,回来又被派到市“五七干校 ”劳动去了。周恩来逝世那天,他嘱咐儿子进京为总理守灵,可是不管怎样申述,仍被拦在 了灵堂外边……

  当风暴过去之后,儿子平反了,江鲜云也从干校归来。回想她与总理、邓大姐的交往,她只 想过好后半生,以自己有限的生命再为党做点工作。如今居住在山东淄博干休所的江鲜云老 人,已过了90华诞,身体仍很硬朗。说起她与邓颖超的交情,脸上总是洋溢着怀念之情。(1998.08)

出处:《人物》

信息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条信息:

  • 下一条信息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文章显示代码结束 最新热点、最新推荐、相关文章代码开始
    最新热点、最新推荐、相关文章代码结束 网友评论代码开始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华夏江氏文化研究中心、江氏寻根恳亲交流中心、中华江氏网主办
    本网站是为研究天下江氏渊源,弘扬我国悠久历史文化,并飨诸位家门、姓氏研究人士以及爱好者。
    在线QQ:839307377 QQ群:85858810(高级群)/11124051 / 85857693(3群) 邮箱:839307377@QQ.com
    Copyright©2009 Jiang99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06015022号
    www.0554mdgn.com www.ahhzmc.com www.Ldyonyou.com www.cszka.com www.jiaxysj.com www.jxjyyhb.com www.rvingchina.com www.024manhao.com www.Lfguocai.com www.same-dict.com www.dgpdpd.com www.bjzpp.com www.sxxLdyh.com www.cnjinyinhua.com www.cshtea.com www.shxunzhong.com www.xmzhanhe.com www.senphrite.com www.yunntyn.com www.yuyingwanj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