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夹 中华江氏网(www.jiang999.com),欢迎您的到来!  
首 页 江氏动态 江氏渊源 江氏宗亲 图片资料 宗亲留言 繁体中文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华江氏网 >> 江氏动态 >> 天下寻根旅游 >> 正文
  [组图]广东茂名南部桂山村江氏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广东茂名南部桂山村江氏
作者:江海    信息来源:中华江氏网|jiang999.com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6-14    
插入广告JS代码

广东茂名南部桂山村江氏

桂山村

茂南桂山,素以山中桂树闻名,山平村出,村落围绕一口古井繁衍开来。

据江氏族谱记载,宋末元初,江氏始祖江国桢,因四川建功而拜参军之职,后经南京至福建淮南,再迁广东东莞。国桢故去,方孺人携五子展转来此开荒辟地。彼时,此地尚属蛮荒之处,沓无人烟。方氏及儿子们最初几年以开荒为主,可想创业之艰。中国的族谱记男不记女,以我个人观之,方氏才是桂山江姓氏族第一之功臣也!虽为女流,却做了男人想做而不敢做之事,创业!

 

 
祖庙中的江国桢。

此后,经七百余年,江氏后裔繁衍出一个千户大村,即现在的茂南金塘桂山村,发达于岭南及世界各地的江族后人更是不计其数。我们一家借住的江柱老家,就位于古时山间溪流之旁,那口古井的上游。爷爷江冠中,其子三人,孙八人,除二子外,长子江柱、三子江泽,现在茂名城里发展。江家加我们一家,共计二十人,在一栋三层楼里上窜下跳,这个春节好不热闹啊!

古今村貌,早已换了景象。现在的桂山村,是一个三层洋房林立的富裕村。偶见出外不归人家的老宅,风吹雨打之下有些已坍塌。有些老宅,只有到春节才见人影,放一掛鞭,帖一副联,烧一柱香。毕竟这些都是祖宅,关乎子孙们的风水和事业。

 

“桂山三宝”

桂山村以“三宝”闻名远近,一为樟树王,一为古井,一为莲水庵。

樟树王。相传清朝某年,村中榨油作坊主人于逃难前将几百斤油埋于地下,并种樟树为记,待归来时,发现油水早化于地下,无法起获。而那棵香樟却得此养分,日后长成十几人合围的巨树,参天盖日,闻名遐迩。可惜于五十年代被砍,百年老树如今已不知踪影。

古井。为江氏开基之井,其水清洌甘甜,经年未涸。每千斤水重于普通水3~5斤(比重100.3%),就是这多出的0.3,含着丰富微量元素,食之使人颜容清秀俊美,并健康长寿,江氏祖谱中不乏九十岁以上寿者,盖源于此水吧。此井为高地井,不易污染,长年不竭。江柱疑惑,为何用科学方法找寻到的现代井,水又不好还易干涸,而古人以风水学找寻的井却这般好?桂山之脚,溪水之汇,形成此井。所谓风水,关键在一个水,所以桂山也算风水旺盛、地灵人杰吧。

 

桂山开基之井。

莲水庵。为江八氏太轩公于康熙年所建(1704年)。彼时,山青水秀,红莲绕池,清风徐来,读书佳境,古人所谓景助文兴也。《江氏宗谱》载:公以读书首养心,所居宜清静,犹需景物幽雅,以涵天机,文章庶得江山助,因建莲水庵于灌陂之东。是庵也,四山屏列,一水环周,红渠绿波,时与天光相荡。……前人留诗曰:千朵红莲九曲水,半庵明月满庭风。

算来此庵历经三百年,不幸文革被毁,据村人讲,毁庙者均不得善终。2005年,经江冠中等“八老”倡议,莲水庵按原址原规模重建。建成后,村里有擅自抢占庙庵地者,一年内一死一痴。此轶事一经乡里传播,更增添此庵的神秘感,远近方圆十数里前来朝拜者更是络绎不绝,春节、清明、鬼节时香火尤盛。

 

重修的莲水庵。

 

族谱

江氏族谱厚厚十数卷,每三十年修一次,由各个时段江族中最有学识者修订,落款者不乏贡生、庠生、研究生之辈。

村南有一太祖庙,因江氏祠堂文革被毁,太祖庙担起联结族人的社会功能。庙中,江氏国桢端座于中堂,作威武状,左堂是土地公公和婆婆,右堂释迦牟尼、观世音,一幅对联云:齐齐斋齐齐戒齐齐斋戒佛恩广大,朝朝朝朝朝拜朝朝朝拜功德无涯,横联:佛光普照。

 

太祖庙祭祖。

祭祖与拜庙为乡村春节两大必做项目。年初一,乡间小道上,行走着一队队挑担拜祭的村人。太祖庙拜祭用的鸡鸭、果品和酒水,拜完拿回吃掉,并无浪费。用时摆上,行跪拜礼,放鞭,以求来年红红火火。孩子们则去庵堂求个护身符,保一年安康吉祥。

拜祭成为乡间人们互动的一个重要场合,联络感情,说些祝福的话,打个招呼,即便有什么过节也暂且放下。所以太祖庙和庵堂亦为乡里之间交流的平台。

但据此认为村民皆为虔诚信徒就错了。以江冠中为例,虽以村中“八老”之名倡议重修庵堂,但“八老”并非都是虔诚派,江冠中做过几十年教师,以其经历而言,对因果轮回是充满质疑的,他的问题是:我出生时是4万万人,现在是13亿,难道新增这么些亿人都是行善积德转世来的吗?

文革对乡土人文生态的破坏堪称劫难。桂山当时有“地主村”之名,旧时发达者众,到茂名其他地主放租者有之。可想,桂山是文革重灾区。据江柱回忆,有户人家,因不经意将镰刀置于毛主席像后而获十年牢狱之灾,其二子虽一表人材却娶不到媳妇。江柱也曾兜揣石子,以备村民批斗其父之时打出去。当时的村干部江澄曾威胁其父,说:“你反对我就是反对人民公社!”,江冠中反唇相讥:“你反对我就是反对人民公社社员!”现在两江早已相视一笑泯恩仇了。

可见,修庙建堂,非为祖上、神仙也,修建者亦非迷信也,而完全是为江村乡里之间的和谐气氛吧。

 

桂山愿景

前村干部江澄和前人民教师江冠中如今都是村中“八老”成员。他们带我绕村一周,指点未来新农村的蓝图。据介绍,桂山今年将动工修筑环村公路,路边将建一个桂山公园,我建议在园中,将江氏历史以短文记之,铭于石碑,传于后人。莲花庵将重植红莲,恢复昔日盛况。如能复种一株香樟树,则三全其美了。

乡村自然生态的修复,相对较易。难的是人文生态的修复。如今,城里人大讲国学,国学之用,无非是调节都市中国人的冷漠气氛,让干燥的社会空气湿润一些罢了。而乡村,包产到户之后,原本一大二公的僵硬行政体制轼微,注定难于有效管理乡土生活。乡绅阶层,这个原本维系乡土中国的纽带被铲除。现在重新呼唤新乡绅群体。以桂山为例,“八老”即是新乡绅,至少社会功能如此,一个抗美援朝老军人、前村长,一个学校退休教师,一些族中有辈分有身份者,组成的这个“八老人委员会”,与村委会行政权力互补,帮助决策,提出倡议,及上传下达、说服乡里。就最近几件大事,无论建庵(05年)还是修路、建公园(近期),均离不开江澄、江冠中这些新乡绅。

传媒上总宣扬“新农村”,“新农村”究竟什么样,谁也未描述清楚。那么,桂山的愿景或许能描述一二吧。

 

所谓乡土情结

江柱回忆儿时,“随便到田里搞一下就是一顿菜了”。今非昔比,化肥、农药滥用,导致鱼虾绝迹。数人合抱的大树已找不到一棵。乡土衰败,令找寻田园风光的文人骚客倍感失望。
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只有近乡土,接地气,方得兴旺。这就是人死后也要回葬故土的缘故,一是求个安身之地,二是好护佑子孙万代。

 

小儿与牛。

如今,故乡成为某种符号。文人们开始痛感乡村的凋蔽。农民工,最有想法最有欲望和体力的人进城做最苦力的事;农村大学生,教育体制正象功能强大的泵,把农村最精华的劳动力、智力抽到城市。这些都是当今农村或“故乡”凋蔽的重要原因。

按先 师费孝通先生的解释,中国社会在本质上是乡土的,是以宗族为中心的差序格局构成的共同体。差序格局——从亲人五服再至熟人圈,从地缘血缘再到社会,莫不以家族的同心圆为核心。而城市中所谓民主社会、公民社会则是西方的舶来品。

传媒上大讲中华文化,文化是什么,不过是人类满足需要的人为工具罢了。从文化功能论视角观之,比如种田吃饭都需要仪式性,婚姻家庭更需要仪式性,家庭不是为了生理需要,生育制度(父母与孩子的铁三角)——两性的是不稳定的,只有家庭的三角关系才是铁三角。家庭=种族延续=宗教,在中国而言,不孝有三、无后为大。延续就像接力赛,伴随新个体一个个产生。望子成龙寄托父辈个人愿望,由此产生出中西世界观之差异。

所以,与其说因为两性的爱好所以愿意共同抚育儿女,不如说因为需要共同抚育儿女所以两性需要建立持久的感情关联。贞洁牌坊、纳妾现象均有其社会功能。家庭,本质上更像一个经济单位,一个责任无限公司。

如果没有了乡土,没有了乡土情绪,没有了这条根,何谈国学复兴?当然,国学不应是贞洁牌坊、包二奶。

 

一个城里人的奢望

春节也是嘴巴过节。在桂山七日,糍粑、糯玉米、土鸡蛋成了永久的记忆。对小儿们来说,放鞭和喂牛是珍贵记忆。从第一次到乡村见到水牛就躲树后(之前他们见的都是动画片中的牛),到和牛儿们混成朋友、骑牛游走田间,真是儿子们的一次飞跃。我总以为,读自然比读书本重要。

 

一家人做糍粑。

春节发祝福短信,我写道:“俺们的理想是:一个小院,一窝猪,一窝鸡,一窝老鼠,肖锋一家在一窝中给您拜年啦!”结果回的短信五花八门,最有代表性的是“好羡慕!”,“祝你们一窝一窝地实现!”有位养宠物猪的朋友回信:“我只实现了一窝猪,祝你窝窝实现”。

寒假儿子的作文标题是“我的感想”。大同的感想是乡村东西真便宜,“以后有什么东西最好都在金塘镇买。”大有的感想不妨节选如下:

“……第二天, 我看见一只黄牛, 和一只水牛。到了中午, 音音姐姐带我和牛去田地玩。我们要把玉米杆子喂给牛吃。我们也顺便啃一下玉米。到了晚上我们吃完晚上饭,过了一会就睡觉了。

第三天,闫大同就自己一个人去田里,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眼睛(注:大同当时抱着一大捆玉米杆,只露两眼)。他把一堆玉米杆给牛吃。中午我吃完饭,又玩了一会,我很高兴。下午,我们吃完晚饭过了一会就睡觉了。其它四天都在玩牛。

为什么我们都要到乡村过年呢?因为我们要看一下其他人的生活。我的感想是:很高兴,因为我学到了很多城市学不到的事。”

 

春节七日也并非全在桂山呆着,我和老刘一大家去了一趟高州的仙人洞。山涧中不足百户村落,九十以上老者不下十人。顺便提一下,那里的土鸡真香,罗卜真甜啊。想想下乡七日,老胃病竟也忘了,可见资讯社会给我们了许多,也剥夺了我们许多。到乡村或许才会有这样的反思——我们真的需要一个人人焦虑的现代化吗?

西谚云:住过一辈子的地方一句说不出,而到过一天的地方却能说一辈子。我们这些城里人到茂南七天,感受自然难以用文字尽述。只是拿这个千字文聊以为记吧。

(本文来自新浪博客,江海做部分节选编辑。)

信息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条信息:

  • 下一条信息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文章显示代码结束 最新热点、最新推荐、相关文章代码开始
    最新热点、最新推荐、相关文章代码结束 网友评论代码开始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华夏江氏文化研究中心、江氏寻根恳亲交流中心、中华江氏网主办
    本网站是为研究天下江氏渊源,弘扬我国悠久历史文化,并飨诸位家门、姓氏研究人士以及爱好者。
    在线QQ:839307377 QQ群:85858810(高级群)/11124051 / 85857693(3群) 邮箱:839307377@QQ.com
    Copyright©2009 Jiang99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06015022号
    www.vaLves-vaLves.com www.tianyidk.com www.jixicct.com www.wwstock.com www.119at.com www.retinabLe.com www.yhhuangshan.com www.youhong17.com www.jinrui68.com www.Lytdds.com www.czstvb.com www.hnyscr.com www.czjinzhou.com www.hzhtzz.com www.hyjLp.com www.Lingduart.com www.cctvjiagui.com www.dytj120.com www.zjbaoge.com www.doubLewinagri.com